宜兴古镇:乡音乡情 | 故乡常入梦中来 一草一木鹅洲情

- - 阅 85

宜兴古镇

“何人不起故园情”,故乡是人们心中最温暖的港湾。

故乡的诗意,涵养在黛瓦石墙、竹篱小院里,几弯古桥,几树银杏,一溪流水绘成了素雅的和桥画卷。

故乡的怀恋,流淌在市井烟火的和美生活里,豆腐干,鸭饺面、小笼包……舌尖上最能勾起儿时家乡的味道

故乡的自豪,浸润在朗朗的书声中,这里耕读传家,脉脉书香成就了享誉中外的“教授之乡”……

街市上的繁荣

青苔的石板路、长长的阶梯,亲切的吆喝声和那弯浅浅的笑

老和桥的繁荣是出了名的,塘河(钟张运河)两岸的市景生活丰富多彩,河西岸上塘为主街道,三座古色圆拱石桥连接两岸,河岸边桩柱上建造的房子连成街的一面,联通主街的居民深巷四通八达,有民主巷、维新巷、螽斯巷、观音巷、迎祥巷等,老和桥的上午有鱼市、菜市……

宜兴古镇

从四面八方来的农户挑着新鲜蔬菜,摆放在中兴桥堍的街上,挤得水泄不通。卖鱼的从河中起鱼,抬上油光闪亮的花岗岩石级,新鲜的鱼虾活蹦乱跳,卖的吆喝,买的细挑还价,好是热闹。

宜兴古镇
昔日东横街

到了午后,一上午劳累的农民们,肩背橦篮纷纷上街,把南新桥下的茶馆挤得满满的,一壶茶水加上若干瓜子、点心、小吃,聊的都是家常事,小道和新闻,一直坐到夕阳西下,然后顺带买点物品回家。

宜兴古镇
顺宁桥

如今的南新老街,渐渐变得安静。弹指间,几十载已过,往昔的繁华褪去,安静的老街又是另一番景致:新铺的石板路,徭役的红灯笼,传统的月饼制作,懒散的猫狗,晒太阳的老人,嬉戏的儿童,处处散发着闲适、宁静和恬淡的气息。

宜兴古镇

在“老和桥”心里,总有一抹记忆与东横街有关,难舍难离:和桥人习惯将流经镇区的钟张运河称为塘河,把河东、河西分别叫做下塘和上塘。东横街就位于下塘的中段,至今已有1500年的历史。

宜兴古镇
镇区老运河

漫步老街,不说那些洋气的书店、旅馆,此时的东横街,单单只一抹味道便让人沉醉:拌凉粉、煎春卷、烘山芋、油炸豆腐、推酥饼、“油炸老鼠”、“油绳绞”……这一整条街都少不了地道的小吃风味。“炒大栗、爆白果,白是白来糯是糯,一粒开花两粒大,一个铜板买十个”。当年东横街上的吆喝,至今嘹亮。

宜兴古镇
昔日热闹的街市

如今,东横街虽已不复往时模样,但道路更加宽敞,街面店铺鳞次栉比,依旧繁华。而梦里老街,画面定格脑海,或如吴冠中先生所绘这般——阳光微黄,老街映衬着运河水,宁静安详。

宜兴古镇

乡愁里的美味

熟悉的味道,裹着乡愁,在血液里缓缓流淌

很多在外的老和桥,归家就喜欢去逛老街巷,看老街巷的苍老平静,看老街巷悠长闲适的烟火气。而在那悠长闲适的烟火气中,有一个诱惑着老和桥很重要的元素:儿时美食。

一条条老街巷的美食,往往就蕴藏并承载起了一种绵绵无尽乡愁:中兴桥向南的太隔饭店是和桥镇上最大的饭店,店里出名的有吴志芳的小笼包:吴师傅做小笼包很有讲究,洗手后上刀台;小笼包开口的花辨,捏得厚薄均匀;花瓣不多不少。还有钟洪大师傅的大锅骨头汤面,肥而不腻。小笼包一笼十只,皮薄汁多,肉丸坚劲;还有三两的大搪瓷杯,盛着葱花肉汤面,味道鲜美。

宜兴古镇

除饭店的佳肴外,和桥街上的小吃多的是:牛肚汤,大碗五分钱,小碗三分钱。每到下午,大锅烧的牛肚汤香溢满街,吸引着串流不息的赶集人。鸭交面,中兴桥北有二家,观音巷口头有二家,中兴桥向南有三、四家,家家生意兴隆。

街上有专门杀鸭的,一天要杀几十只,用来专门供应面店。鸭交面也很有讲究:鸭剁七块,一碗一块,鸭头是大先生才能吃到的。

宜兴古镇

还有维新巷巷口有专门卖粢饭团的,铜锅饼的……,当然还有一些炒货店的。那时的和桥街上,从南到北,卖吃的店摊鳞次节比,热闹非凡。

和桥吃最负盛名的美食,应是和桥豆腐干了:老油豆腐干的制作方法极为讲究,豆腐块放蒲包里压榨,再放至特制的酱料里卤制。这样做出的豆腐干韧劲可嚼。而用豆腐干做菜肴的佐料,如豆腐干拌马兰、拌香菜、拌西芹等等, 也是宜兴普通人家寻常日子里的一抹鲜香。

宜兴古镇

银杏树下的思念

儿时记忆,冬暖夏凉

树下永远是在外游子的根

原和桥第一小学内,两棵几人抱粗的古银杏,不知何时种植在小学进门的广场上,一雌一雄,焕发勃勃生机。秋天时光,四周银杏叶飘落满地,一遍金黄,连同银杏果一起掉落,捡拾果实的人们总是收获满满。这银杏树的年头无法考证,肯定在百年以上,因年代久远,树干已经局部中空。年幼的老一辈总喜欢爬进树洞里玩耍,这些细节至今令他们无法忘怀。在和桥的发展和变迁中,这两棵老树,仍然生长健好,这是和桥的一件幸事。它和“东坡海棠树”一样,都是历史的见证,都是游子魂牵梦萦的象征。

宜兴古镇

远离了故乡,游子才明白,原来,故乡的鸡啼、犬吠、蛙叫、蝉鸣都是歌。

远离了故乡,游子才明白,原来,故乡的一街一巷、一草一木、一人一物皆是情。

秋天是收获的季节,也是落叶归根的季节,羁旅的游子们,在这个时节,总是会特别想念家乡。唐立院士和黄瑞松院士就为家乡带来了祝福与思念。

相逢为笺,思念为笔,也画草木,也画故乡;也书清风,也书明月,只将这一份温情,遥寄心里永存的故乡;岁月温润,写意秋日运河畔静好的团圆时光。

故乡,在每个人的记忆里,好似灶头文火慢炖的“乡愁”,馥郁喷香、恒久弥远、挥之不去……(宜兴发布)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