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众号

春风

- - 阅 326

遥远的记忆被朴素的文字慢慢拉近,我们走近了一下个叫“春风”的女孩。爱的情愫已经萌芽,命运便让年轻的生命夭折了,唯有隐隐的疼痛!【太湖西岸文学】,立足现实,关注人间,传递社会正能量!

每当我翻过家前的那道山岗,总会有一阵心酸的感觉,多少年过去了,依然如此。

那是1980年的初冬,我二十岁,在生产队务农。冬闲时分,队里为了增加收入,联系了一宗副业生意。这副业是为镇区的一个工地运送黄石。那时,生产队里总共只有十二台板车,一人配一台,队长便安排了十二个人去做这笔业务。因为拉石头是重体力劳动,队里除每人每天补贴二毛钱外,工分也是社员的双倍,所以大家都抢着要去。队长在我的再三要求下,也勉强同意了让我去拖运黄石。

第二天一早,我们十二个人拉着板车,赶到了采石的宕头。宕口就在我家前的那道山梁上。这山梁高有十多丈,顶部是石头,底部是一层二丈多厚的甲坭。矿上将石头卖到各个建筑工地,甲坭卖到各个陶瓷厂家。

这一次,石头是从宕口送往镇里新建的一个大厂,距离约三公里左右。宕口的矿长告诉我们,一定要注意宕口的险情。因为宕口还在生产,那顶部松动的石头,随时会有滚落下来的可能。除了必需戴好安全帽外,细致观察宕口的变化,也是重中之重的事情。

我们拉的板车,是木制框架,空余部份,用毛竹片钉成。车箱的底部,开了个半尺见方的槽口,放下一根手臂样粗的木棍,既当刹车用,又平衡着车辆,停车也比较方便。

拉运的第一车石头出发了。我先把拉绳扣在左肩上拉紧,再用力把两根车柄放平,重力便都落在两根车臂上。下岭的时候,还比较轻松,车速快了,可以刹一下车。从宕口小路上了国道,却是个长岭,可谓是步步登高,举步维坚了。不进则退,半点含糊不得。开始的时候,我还跑在前边,慢慢的便气力接不上了,我用力拉着,头低得离地面不能再低了。身上热气直冒,浑身全部湿透。满头的大汗,没法用手去擦。眼睛里、嘴里,都是苦涩涩的汗水。我似乎拼尽了全身的气力,并有了一种象要吐血的感觉。虽然有些受不住了,但毕竟是小伙子了,挺不住,是会让人看笑话的,只能坚持着。

这一车总算到了工地,过磅之后,竟有八百多公斤。我自己也吓了一跳,拉了这么多,怪不得我这么吃力。在空车回程时,大人们告诉我,拉车要用匀力气,就象长跑比赛一样,不能一下子用力过猛,否则,不仅做不好活,身体还会弄垮的。那一天,我跟着大家,拉了五车。虽然苦了些,但掌握了要领,还算是挺过来了。想想第一次拉黄石,自己能够挺下来,既拿了高工分,又有了高补贴,心里还是挺高兴的。

第二天一早,又来到宕口,我们发现宕口上来了一群妇女。大家都很稀奇,妇女们来干什么?矿长说,昨天另外一个工地,也是拉板车的,在上岭的时候,有人体力不支,车手臂着地了,石头压断了大腿。为了防止再次出现意外,今天特意给每个拉车的人,配一个妇女帮着拉车。

大家一听心里乐了,谁也不是铁打的,多一个人多一分力气,何乐而不为?还没等我反应过来,男人们就都跑了上去,他点这个,你要那个,就象唐伯虎点秋香一样,一人领着一个,高高兴兴干起活来了。还剩下一个,是个女孩,我便没有了选择余地。她好象也不好意思,低着头,来到我的车前,戴起了安全帽、手套,帮我装起车来。

粗看一下她的样子,大概只有十七八岁,身材很瘦小,应该不到九十斤。我想,这些男人们也算精了,力气好的、个子大的都给挑走了,剩下的最后一个,估计也好不到那里去。不过,有个帮手,总比没有强。我心里自只能自己安慰自己。

也许真的是人不可貌相。小姑娘的手脚很是快捷,干活一点也不拖沓。可以看出,这女孩还是个干活的行家。装好车,她利索地从包里取出一根长绳,系在车耳上。又拿出一块粗毛巾,把它包在绳子上,然后往肩上一撘,我们便出发了。

在再次爬那个长岭的时候,与昨天完全不同了。她拉车在前,脚步齐正,用力匀称,我车子拉起来特别轻松。慢慢地,我们超过了一辆又一辆板车,到了岭上,己把后面的车子拉下了长长的一段距离。

上了山坡,我感到身上实在太热了,便放慢了速度,然后慢慢地把车子靠在了路边,脱下了毛衣。看到我在脱衣服,她也热了,在脱着自己的棉祆。这时,我再一次仔细打量了她——瘦瘦的个子,很是清秀。脸庞红红的,看不出是天生的红,还是用力过大涨红的。乌黑的留海,散落在脸上,和汗水粘在了一起,让我不太看清她脸部的表情。粉红的圆领衫,己被汗水湿透,紧紧地粘在身上,让胸脯显得格外饱满。

她发现我在偷看她,感觉有点不好意思,赶紧用毛巾擦了擦脸上的汗水,掩饰着羞涩。或许是看到了我脸上全是汗水,她从口袋里摸出一块红条白格的小手帕递给了我,低着头,轻轻地说:“干净的,擦一擦会舒服一些。”这是我第一次听到她说话,心里有一种甜甜的感觉。我接过手帕,闻到了一股淡淡的香味,一股从未闻过的味道,这让我感觉有点不好意思。

中午吃饭的时候,在宕口的食堂里,我打了一斤米饭,三分钱萝卜汤,狼呑虎咽地吃了起来。她是坐在我边上吃的,见我吃完,她便把我的碗盆抢去洗了。她见我显得很不好意思,也红了脸,轻轻地对着对我说:“帮你拉车,你亏了。”我问她,为什么这样说?她又是轻轻一笑:“我人瘦,力气小,没人要。看着食堂里坐的拉车的女人,个子个个比我大,身体比我强壮,你不是亏了?”说完,又低下了头,象极了一个孩子。那种温情,让我在心中瞬间里有了一种暖流,有了一种怜爱。“我喜欢你帮我拉车。”我心里想这样讲,可嘴里就是说不出来。

下午,又开始了拉运。在拉着空车回来的路上,我回头望望,她跟在后面小跑着。我停下车,把我的外衣铺在车厢,让她坐在上面。她不肯,说这样我太累。我没说话,只是微笑着看着她。她这才象个孩子一样,温顺地坐了上去。

她上车了,我拉着她小跑起来。可下岭的时侯,她竟然飞快地跳下了车,并一把抢过我手里的车把,硬叫我坐上车去。我不肯,也不好意思。她说,你现在坐上去能省点力气,拉重车的时候,就能多出一点力。我不好拒绝她的这一番心意,只能老老实实地坐了上去。

她拉着车,两根小辫,随着她的脚步,有节奏地左右摇摆。脚步自如,自如得好象每一步都踩着快乐。我欣赏着,喜悦也荡漾在我的心间。我的青春,她的青春,都是活力四溢的青春啊!我感到了世界是如此美好。我的心就这样被她深深的感染着,仿佛这不是在做苦力,而是享受看人生最美好的生活。在她充满笑意,装着不经意地回头看我时,那眼神里分明是想问我心中的感觉。我想告诉她,我想大声地高诉她,我甚至向用高音喇叭,告诉全世界的人,我开心!我是如此开心!

在后来相处的时间里,我慢慢地了解了她的一些情况:她和我同属一个公社,相距不过五六公里。家里有父母,还有三个妹妹和一个弟弟。她父亲的身体很不好,家里很苦。为帮上家里一把,初中刚毕业,她就回队劳动了。她还告诉我,她叫谢春风,今年十八。她说,她没有哥哥,如果有我这样的一个哥哥就好了。有一天,她还红着脸,悄悄地对我说,从小长到这么大,还没进过电影院,她想,这一次拿到了补贴费,要买两张电影票,一张给自己,一张给我这个哥哥,她要谢谢我对她的关照……我在听她的这些话时,除了心酸,还有心痛。我在半夜里常想,春风啊,我是如此的乐意做你的哥哥,我乐意为你做一切事情啊!只要你开心,我这个哥哥,即使为你去死,也心甘情愿啊!

一个多月过去了,那是梦幻般的一个多月。我们彼此之间,心照不宣,从她看我的眼神中,我知道,她是如此喜欢我。而从我对她的表情中,她也领略了我的真切感受。我们期待着,半年,一年,总有一天,我们会彼些说出心中的秘密。

变天了,要下雪了。

要是在平时,真希望大雪能早一天下起来。下雪了,也就等过年了。可现在,担心了,如果下雪,也许今年就过去了,明年不知道还有没有这个机会再来,再和春风在一起。一个多月时间,两个陌生的人,却有了亲人般的感觉,分开,舍不得了啊。不过,她说了,拿了补贴,她会请我看一场电影,她想认我做个哥哥,既然我是哥哥,我也一定要送一件礼品给她。我也有补贴呀,我帮她买什么?对了,冬天了,下雪了,我帮她买一条红围巾,羊毛的,又好看,又保暖,又会让她知道我的心意!对了,就买红围巾,一定!

那天,我们早上运了两车,下午又运了一车,最后一车在装车。突然间,山上传来一阵“轰隆隆”的声音,塌宕了!就见滚动的乱石中,有一块十多斤重的石块朝我们飞来,我当时就吓呆了,不知道如何躲避!就在这个瞬间,只听春风一声高叫:“哥!”便一把推开了我的身子。我避开了那块石头,但它砸中了春风的前胸,她的身子,被那块石头巨大的惯性冲击过去将近五米……

我去送她上山入葬的时候,没人知道我们的关系。我也不知道,那个阶段我怎么挺过来的。我就象个木头人一样,过着每一天日子。我成家很晚,总忘不了她。我在结婚前,就把春风的事跟爱人说了,我们一起去过她坟头,告诉了她,我这个哥哥要结婚的消息。自结婚以后,我虽再没去她的坟上看过一次,但我知道,在我的心中,总永远放着我最心爱的春风妹妹。愿在天堂的春风,能象她的名字一样,在煦暖的春色中自由自在,快乐生活,再不用面对艰辛,再不会遭遇悲伤。

0

标签:

相关文章!
  • 宜兴老故事 宜兴老故事:“媒婆”的由来
    - 阅 134

    传说很久以前,宜兴西边有一户人家姓王,宜兴东边有一户人家姓张。王家一个儿子,英俊潇洒,饱读诗书;张家有一个女儿,知书达礼,温良贤惠。两家的儿女都到了年纪了,就都央求城中一个能说会道的婆婆看看有没有合适的人家,婆婆一撮合,就给两家订下了亲。

  • 宜兴 宜兴文学:中国文脉的江南表述
    - 阅 190

    气场拉开,飞花似梦般的文人情境便缓缓悠悠地在宜兴这样一个特殊的地方上演。供春、时大彬、陈鸣远、惠孟臣、邵大亨、陈曼生、杨彭年、杨凤年、顾景舟、蒋蓉、吴冠中、徐悲鸿……每一个如雷贯耳的名字,都与这个古称“荆邑”的地方一脉相连。

  • 宜兴狮子 刻写阳羡古韵风华—探访明代现存 “宜兴狮子”
    - 阅 170

    如今,宜兴城区还有11座明代汉白玉石狮子。这些石狮子雕工细腻精美,形象安详可亲,既符合江南含蓄的韵致,又与宜兴的风景及人文风貌相映衬,可以说它们刻写着阳羡的古韵风华。人们亲切地把它们称为“宜兴狮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