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兴舌尖乡情 鹅州鹅事

- - 阅 585

乡情绵绵,天上人间鹅州之约等你来,等你来,江南风情里的一方人物,我的老同学张建平微笑着走来,问候各位,在古老的神话,不朽的传奇中掀开新的篇章。。。。。

鹅州

一轮嫩黄的月静静地挂在天空,月下是白茫茫的水,田田的荷,漾在水的中央,有一群白鹅在它身边嬉戏,佛说,这地方就叫鹅州吧,这荷叶地就有了个名,从此就叫鹅州;佛说,有了正经的名,也该有生气呀,这不沉的荷叶地上就有了蛙鸣,虫声、有了花草、树木、有了人气和狗吠;市声喧哗,荷叶地就不再安宁了,佛叹口气说,还得给这些生灵一些寄托才是,于是便有佛屠来此诛茅结屋,招众安禅习静,当这荷叶地上有了佛音和梵唱,日子就安静了。佛不经意的几句话,这小小的荷叶地成了凡世的天堂。

这是传说中的江南古镇鹅州。

鹅州四周,是浩荡的太湖和滆湖,鱼和鸟的天堂。鱼在水泽里游,鸟在芦荡里歌,鹅州人和鱼和鸟一样在这天堂里快乐地春播、夏种、秋收、冬藏。他们驾着芦蓬小船,走的是水和云铺的路。水路弯弯长长,岁月弯弯长长,一代又一代的水乡人就在欸乃的橹声中慢慢地走了过来。

春风吹暖江南,桑树上的枝桠绽放出嫩嫩的细芽,这细芽在鹅州人的心上也舒展开来,像有蚁在身上爬。这时,大姑娘小媳妇的胸口里真有黑黑麻麻的蚁在爬,这蚁就是江南女儿用自己的体温孵出的蚕蚁。这些幸福的蚕蚁,紧贴着女人凝脂的皮肤。蚕吐的丝绵绵长长,蚕结的茧雪雪白白,这雪雪白白绵绵长长的蚕丝织成绸缎装扮着多情的男儿,温柔的女子。

雨下着,淅淅沥沥,油了山油了水,也油了小镇上长长的石板路,谁家的丫头撑着花布伞走在这没有尘的街道上,她最后会走到哪家去?不管她到了哪家,这家的园子里一定种着几株桂花和白兰。白兰清静,桂花甜糯,就像这家人过的日子。

桂花香了,鹅州镇外一片金黄的稻谷。乡里人把收割好的稻谷堆成垛,先安放在田埂上,又忙着在油黑的土地上撒下麦和油菜的种子,来年春上,这油黑的土地上将被另一种调不出色彩的芬芳所充填。

冬天是鹅州人最空闲的辰光。稻谷进仓了,老酒酿好了,该把儿女的大事办了。走百家的媒婆此时最忙碌。头上带着花的老婆子扭着身子走进村来,眼尖的认出了那是镇上开老虎灶的三歪嘴,打趣道“三婆婆,你嘴上油汪汪的,又去哪家乱说媒人了?”三婆婆撩撩手里的蓝印花布手帕,嘻嘻一笑,脸上的粉往下掉,“哟,小倌人,我正要寻你呢,三里桥的钱大姑央我把她说给你呢。”钱大姑是个傻大姑,嘴里整天叽叽咕咕地要把自己嫁给牛、嫁给猪,小倌人不敢再和这老婆子油嘴滑舌,撩起腿就跑。三婆婆看着跑到远处的背影,哈哈笑着说,你现在跑,以后找我还来不及呢。

冬天的运河里,不断地有唢呐和爆竹响起,那是迎亲的船队。船是桐油漆过的新木船,船头上站着的一脸幸福的新倌人。船舱里坐着含苞欲放的新娘子。还没进洞房,他就先醉了。这福气是谁给的呢?

是啊,这福气是谁给的呢?他抬头看看天,清朗的天空上白云悠悠;他低头看看地,河两岸的田野里,青青的麦苗在柔风中轻摇。

鹅州地方不大,庙却多。镇东有化成寺,镇西有东岳庙,镇北有城隍庙、痘司堂,镇南有观音楼、敬节堂。这些庙堂虽简陋破败,却名声不凡。暹罗国王子金地藏渡海择地至九华山。在鹅州地上曾结茅草屋留宿,这茅草屋到现在已成为香火旺盛的化成寺。

庙堂多了,自然有各种各样的名堂。正月正,到化城寺烧香祈福;正月十五去东岳庙请东岳老爷出巡,收灾降福;二月二,土地菩萨生日;二月十二,百花生日,痘司堂前演社戏,祈求神明保佑小孩不生天花;七月十五,鬼节,鹅州人家家制茄饼,烧纸钱,晚上放荷灯。九月二十八,火神祝老爷的生日;十月朝上坟祭祖,给祖宗送寒衣;十二月初八,是佛祖成佛的日子,每家烧一大锅粥,这粥是用大米、萝卜菜、芋头、花生米、红枣、蚕豆,黄豆等八样东西烧成,故称腊八粥。

俗世里的快乐,就着样,要人自己去寻找。

冬去春来,在江南古镇那绵绵深厚的呼吸里,鹅州人享受江南的恬静和安宁。

现在,鹅州已改名“和桥”,和天下所有一个面孔的城镇一样,她已经是另外一幅样子,仿佛另一个世界。(夏天)

鹅事

鹅州自然与鹅有关。太湖之东有湖,相传因有金鸡天落,故名金鸡湖。无独有偶,太湖之西有山,因金鹅聚集而名金鹅山。《宜兴文史资料·第八辑》记载:金鹅山“位于屺山之东,相传旧时有金鹅飞集此山故名。唐代曾将义兴改为鹅州。”

义兴即今宜兴,相传屺山原名祭山,早在八月制大火历时代,屺山便是宜兴第一要紧山,因在春秋之首,地方首领要带着人们登屺山拜祭并恭迎和恭送大火星,大火星即二十八星宿中的心星。在后来的十二月制里,迎送日即是三月三和九月九。登高北望受大火星照顾而有别于宜南山区的河阳兴羡宜北平原,正是金鹅飞临太湖和滆湖之间的人间粮仓,于是人们便把这一大片盛产粮食的绿洲称为鹅洲。鹅洲一度还成为过宜兴的代名词。如历史上宜兴有几次晋升为郡州,升为鹅州便是其中一次,时间是唐高祖武德二年,后又改为南兴州,下辖阳羡、临津两县。今天说鹅州,主要指金鹅山北麓重镇和桥,改洲称州,则充分表现了鹅州人对当年地名辉煌的深深怀念。

“到鹅州吃鹅肉去”是鹅州作家彭春来女士的邀请,鹅州人养鹅吃鹅是有传统的,《宜兴文史资料·十六辑》“和桥史话”记载,当年范蠡功成身退泛舟五湖,便在金鹅山下的和桥五指河畔当过鹅倌。范蠡是否到过五指河,正史没有记载,但鹅州人相信这是真的,所以据说过去和桥的元宵节有范蠡牧鹅花灯。不过滆湖之滨适合养鹅倒是事实。宋代祥符年间滆湖之滨有个蒋老太,孙子蒋堂高中进士,做了礼部侍郎,她还不肯坐享清福,却坚持要养鹅自给。文献记载她“朝纵(鹅)去,暮揭竿于岸,则(鹅)毕集墩。”养鹅墩地名今天还在,一段佳话传述千年。

相传鹅州人烧鹅肉也很有讲究,先是杀鹅就不随便杀,而要在十字路口开阔地带,抓着鹅头让它看一回天。这有点像杀牛,鹅州人说鹅就是因牛而下凡到人间的。当初太一天帝看到后稷垦田播谷实在太辛苦,就把牛派来给后稷使唤。但牛是吃人猛兽,很难驯服,太一就叫鹅下凡与牛调换眼睛。牛换上鹅眼后,看人成了巨物,再也不敢攻击。而鹅换上牛眼后,人成了它眼中的细珠。特别是陌生人,总要“㼚呤㼚呤”边叫边追着啄赶。鹅州人的鹅肉也烧得有滋有味,不然彭春来也不会说现在“到鹅州吃鹅肉去”已形成时尚了。

到一个地方去吃,光菜有滋味还不行,还要这个地方的文史底蕴值得品味,那才叫不虚此行。这次在和桥鹅州路老鹅店,一桌坐下来除我等一二外来户外,尽是鹅州作家。内中的唐幼芬女士谦虚地说:“目前我还不是作协会员”。可她却已经出版了个人散文集。不在场的彭春来父亲也不是作协会员,却出版了35万字的一部长篇小说。坐中宜兴作协副主席夏正平写的乡土文章被收进学校课本,使鹅州的知名度,骤升了好几个百分点。说到鹅州的文史,他们更是如数家珍。譬如鹅州创办了宜兴第一所蒙养院、第一所女子学堂(始齐女校)、第一所公立小学(育万小学)、第一所中学(彭城中学)等等。走出去的人才,也自然全县第一,光两院院士就有好几位,教授更多。说起鹅州的繁华,举数例便可见证,民国时,鹅州牛市辐射苏浙皖数省,每逢华历月四或九,上市800头,成交200头。鹅州粮纺等商业运输日夜不息,有小无锡之称。鹅州蚕种场也曾享誉一方。共和国初,宜兴各乡镇均只有邮电所,唯独鹅州因业务量大,与县城一样开办的是邮电局。那时宜兴四大镇,和桥镇仅次于县城。

鹅州老鹅肉是鹅州的美食品牌,但一个地方的美食吸引人的往往不仅仅是美食本身。譬如这金鹅飞过的灵秀之地,还有许多良传美景在吸引着我们。下次轮着我请客,一定借着请朋友们:“到鹅州吃鹅肉去”。去多看看多听听。(路边)

鹅与人

太湖西岸的宜兴,有四大名镇,和桥是其中之一,自古就有小无锡的之称.

十二岁那年,我从老家漕桥搬迁至和桥镇,便于与这个镇结下了深厚的感情,在时光的长街上,有许多让我难忘的人和事。同学建平,便是其中一个。

确切地说,建平,是我高一同班的同学。虽是同学,几乎没讲过一句话。但不说话,不代表彼此不了解。何况,短跑健将张建平的名号在江湖里流传着,和桥中学体育史上,浓墨重彩地写着他光辉的历史。

可惜阴差阳错,短跑健将张建平最终没像刘翔那样飞翔起来,他被分配到陶都丁山,成了一名国有企业的职工,从此像梦一样从我视线中消失。

一别二十多年过去,流行的同学会让我们彼此走在一起。失联多年的老同学再一次重逢,许多我己不敢相认,年少青春的我们都变了样,建平也胖了。

时代在变化,人生也变化。没想到在丁山端铁饭碗的建平已早已回到了和桥,并已成了酒行业里的小业主,拥有娇妻靓女,有车有房有店面,小日子过得亮堂而舒畅。

现在,建平的家就像同学聚会的联络站,高中同学来聚,初中同学也来聚,清晰地记得,为了欢迎上海荣归故里的白同学与王同学,建平一次次充当东道主,把我们初中五班六班同学们,聚在了一起;国庆节,两个兄弟姐妹班不常联络的同学通过建平又欢聚一堂。水花飞溅的游艇上,四面临水的滆湖农家乐里,回荡着同学们欢乐的笑声和歌声。

如今的我,佛渡有缘人,性情已大变,嘀酒不沾,吃着素食,安心地过着我的小日子。偶尔参加一些自已喜爱的文学活动,热心传播着一点随手所欲的小文,建平,私下鼓励着,关注着。

现在,同学建平在和桥开一老鹅馆,店不大,名不响,但是料真、味香,真材实料。我以佛心问,为何店名叫鹅州老鹅馆?建平沉吟了一会,给我说了个故事。

公元243年,越王勾践灭吴,越国大夫范蠡为逃避勾践的迫害,摇一船白鹅,弃官逃到和桥地界,故和桥古称鹅州。而鹅人放天养,食草而生,肉香汤鲜,是目前有机食品。来鹅州,吃老鹅。原来,老同学挂起了鹅州老鹅的牌子,原是为了弘扬地方美食,传承地方饮食文化的心愿。

街头的霓虹灯在闪烁,老同学张建平挥手和我们微笑道别。建平,你任重而道远。(春来)

0
相关文章!
  • 宜兴老故事 宜兴老故事:“媒婆”的由来
    - 阅 199

    传说很久以前,宜兴西边有一户人家姓王,宜兴东边有一户人家姓张。王家一个儿子,英俊潇洒,饱读诗书;张家有一个女儿,知书达礼,温良贤惠。两家的儿女都到了年纪了,就都央求城中一个能说会道的婆婆看看有没有合适的人家,婆婆一撮合,就给两家订下了亲。

  • 宜兴 宜兴文学:中国文脉的江南表述
    - 阅 278

    气场拉开,飞花似梦般的文人情境便缓缓悠悠地在宜兴这样一个特殊的地方上演。供春、时大彬、陈鸣远、惠孟臣、邵大亨、陈曼生、杨彭年、杨凤年、顾景舟、蒋蓉、吴冠中、徐悲鸿……每一个如雷贯耳的名字,都与这个古称“荆邑”的地方一脉相连。

  • 宜兴狮子 刻写阳羡古韵风华—探访明代现存 “宜兴狮子”
    - 阅 235

    如今,宜兴城区还有11座明代汉白玉石狮子。这些石狮子雕工细腻精美,形象安详可亲,既符合江南含蓄的韵致,又与宜兴的风景及人文风貌相映衬,可以说它们刻写着阳羡的古韵风华。人们亲切地把它们称为“宜兴狮子”。

  1. 匿名 - 2017.01.21

    “来鹅州吃老鹅”!多么诗意又快意的事啊!

  2. 匿名 - 2017.01.21

    吃了鹅州鹅肉可以使你真正地享受到人生的真谛,在快乐中体验味蕾,在美食中充实自己。

  3. 匿名 - 2017.01.21

    总有一种味道会让你念念不忘,总有一段感情让你千回百转,也总有一种温暖让你常常惦记!那些美过舌尖的东西,那些醉了岁月的情分,安安静静地定格在你一回头的眸子里

  4. 匿名 - 2017.01.21

    夏天那支笔啊!把鹅州的禅意,灵秀写的画面感十足。尤其是对媒婆,桐油船的描写,自然流畅,入木三分,让人难忘。

  5. 匿名 - 2017.01.21

    鹅洲老鹅店。坐落在和桥镇鹅洲东路,此店彩用了,正宗的一年以上的老鹅,新鲜活杀,美味绝口,喝一口正宗的老鹅汤。食尽三珍味未奇,这就是正宗老鹅汤的奇妙!只得各位能人异士去品尝,去大块剁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