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兴文学精选:雁来蕈,传递家的味道

2019.08.14

推荐语:我们常常是从一种滋味开始了解家乡的。美味,是一个人对于家乡最直接也最生动的认知。这样的认知一旦形成,便会铭记终生,并且,离家乡越远,只会越发清晰。那些有关雁来蕈的故事也许稀松平常,也没有曲折的情节,却一样打动人心,因为它们所传递的情感,每一个宜兴人都明白。爱上家乡并不难,但懂得家乡,常常需要付出一生的努力。

雁来蕈,传递家的味道

沈 燕

时序入秋,金风送爽,大雁南飞。此时,每当雨后,家乡的山里就会长出一丛丛褐色小伞状的蕈子,因为是秋季大雁归来时节所长的,故名为

“雁来蕈”。采摘煮熟,不仅带有松针清香,而且鲜美无比。肉质脆嫩,美味可口,是素肴中的上品,被誉为“厨中之珍”。

每当想起这雁来蕈,唇齿间还会涌起一片鲜美。

从我记事起,每到入秋季节,就会看见山里的农民带着刚采来的新鲜雁来蕈,早早地来到市场。因为一年只有这么一个时间段有雁来蕈,妈妈总会买上一小筐,做上一顿雁来蕈,让我解解馋。

雁来蕈比较娇嫩,清洗时,妈妈小心翼翼地将一个个雁来蕈轻握在手里,生怕稍一用力把这宝贝捏碎了。先剪掉根部带泥土带根须的部分,拣去杂草,在淡盐水里稍微浸泡,洗去细砂灰尘。在盐水里泡时,偶尔会有虫子从蕈体中爬出。我看到后,总是会瞪大眼睛大叫一声:“啊哟喂,虫子!”妈妈转过头笑着看我:“痴丫头,这虫营养好着呢,一会一块下锅煮了给你吃!”

好不容易洗净后,妈妈再将大个的蕈切成小块,小的蕈就保持完整,将嫩姜切成薄片,就可以下锅了。锅里多放些油,待油七、八成热了,先放入嫩姜片,翻炒至颜色有些透明,倒入蕈,继续翻炒。妈妈见蕈瘪下去了,汁水透出了,再放糖、生抽,再加点老抽着着色。继续翻炒,改用中小火熬上十几分钟。这时,酱油渗进去了,鲜美多汁的雁来蕈酱也就热腾腾地出锅了。

因为这食材是老天的馈赠,小时候,一年也就吃上一两回,所以留在记忆中的味道鲜美无比,我也倍感珍惜。

还记得在外读书的第一年,每每给家里写信,我总会抱怨食堂里的菜有多难吃,食堂师傅的配菜水平有多奇葩。大白菜永远是主打菜,然后就是随便配,最高级的是肉片,其次是豆腐干,然后最异想天开是油条,天马行空地折腾。我添油加醋地描述着食堂的黑色料理(其实我有点夸张,就是想让爸妈同情一下我),朝思暮想地念着妈妈做的好菜,即便是妈妈炒的青菜,那也比学校食堂强上几百倍。

不过这诉苦还挺管用,第一学期过半,爸爸写信告诉我准备过来看我。那时没有手机没有微信,维持和家里联系的只有信件。我从拿到那封信开始,就昭告宿舍,我亲爱的爸爸要来看我了!话语中透着无比的喜悦。接下来的日子我就掰着指头等爸爸过来,说不清是想他了,还是想着美食。

清楚地记着那天下课,我从三楼教室下来,隔壁班的一位同学远远地朝我挥手,大声地对着我说:“嗨,沈燕,你爸来了,在一楼大厅等你呢!”“真的,我爸来了啊?”我还是被幸福惊到了。虽说知道爸爸就这几天过来,但没说具体什么时间。当听到爸爸已经在楼下了,内心还是无比激动,毕竟已经快两个月没有见面了。我奔跑着下楼梯,看到爸爸站在教学楼的大厅台阶处,想大叫一声,等冲到他面前,我又欲言又止,有点不好意思了,小声地喊了声:“爸爸!”爸爸手里提着两个大袋子,憨厚地朝我笑笑:“先到宿舍,把东西放下来,你妈做了好几个菜,也给同学们尝尝。”

宿舍来家长,最开心的是舍友,开心的舍友们直奔“酱拌肉”大快朵颐;而我看到那满满一瓶被酱油佐料浸渍的雁来蕈,乐开了花!这可是比肉好吃百倍的美味佳肴。我知道这满满的一大瓶雁来蕈,也就在这个季节才能品尝到,且不说价格不菲,就是做这满满一瓶雁来蕈,妈妈也要花很长时间。那段最想家的日子,爸爸

千里迢迢地赶来看我,也让我尝到了美味,雁来蕈带给我味蕾的碰撞,让我深深地感受到父母对我的爱,也稍稍安抚了那颗思家的心。

后来,我成家了,老公对雁来蕈也独有情钟。虽说他从小在东北长大,但远在宜兴的奶奶为了能让孙辈们和她的大儿子不忘记宜兴的味道,每到大儿子一家准备探亲回家过年时,隔年的秋季奶奶都会熬上一大罐雁来蕈。那时没有冰箱,奶奶会不定时地重新回锅热开了,再加点佐料烹制。后来有了冰箱,就把烹制好的雁来蕈冻起来。直到孙辈们和大儿子过年到家了,奶奶才会打开这封存许久的罐子,小心翼翼地用勺子舀出这美味给他们吃。老公说,每次回宜兴,最期待的就是这道菜了!再后来,等老公毕业回宜兴工作,和奶奶生活了一段时间,日渐衰老的奶奶也从厨房退居二线,但就是这样,奶奶还是倚着门框,教会了老公做雁来蕈。

自然而然,这烹饪雁来蕈的重担落在了老公的肩上,每年熬制雁来蕈,他总是乐此不彼。我家的小小鲁同学也是受了熏陶,从小就喜欢吃,每次看到雁来蕈总是喜笑颜开,筷子如雨点,还尽挑小个的雁来蕈。

现在,我们总会在雁来蕈上市的时节买上一大筐,熬上四五锅,等凉透了就装成一小袋一小袋冻起来,想吃了,随时都可以拿出来。每每家里来了东北的亲朋好友,我们都会准备这一道雁来蕈,我们感觉这道菜就代表着宜兴,只有你品尝了,你才能真正地感受到这个城市的味道,幸福温馨的味道!

我想,生活需要仪式感,希望熬制雁来蕈成为我家的一种仪式。因为,它有家的味道,也有家乡的味道!

对于渐渐长大成人的儿子,对于雁来蕈喜爱的情结,我希望,不仅仅是停留在食物的美味,也要感受到食物传递的爱和温暖,感受到家人的接纳和期待;正如我家居室的雅号

“南泊湾”,希望家是你随时可以停靠的港湾!

本文源自微信公众号:陶都文学

- END -

64
0

宜兴紫砂:鲍岳中——助理工艺美术师

宜兴紫砂:助理工艺美术师 1969出生于陶都宜兴,自幼受陶土文化的熏陶,对紫砂文化有着浓厚的兴趣和独特的感情。1990年进紫砂工艺二厂系统学习陶艺制作,经多位名师指点,技艺得到了行业的一致认可。后与夫人潘丽莉创建“鲍家壶庄”,专业从事紫砂……

宜兴紫砂:李倩——工艺美术师

宜兴紫砂:工艺美术师 江苏省艺术委员会会员 陶都宜兴优秀青年陶艺家(第五届) 1983年12月生,江苏宜兴人,本科学历,进入江苏宜兴均陶工艺有限公司后,师从父亲中国陶瓷艺术大师李守才从事堆花工艺创作设计工作至今。在大师的技艺熏陶中熟练掌握……

宜兴紫砂壶:投资紫砂壶 正是好时候

投资紫砂壶

近年来,随着国人“收藏热”愈演愈烈,紫砂收藏市场更是一路“水涨船高”,应验了那句“人间珠玉安足取,岂如阳羡溪头一丸土”的古话,优质紫砂壶可谓是“一壶难求”。

宜兴紫砂:何六一——江苏省陶瓷艺术名人

宜兴紫砂:江苏省陶瓷艺术名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