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南地北宜兴人:苦楝树般的人生风骨——记著名农业化学家闵九康

2019.08.18

在山西运城市现场解决技术问题

【引  言】

他是著名农业化学家闵九康,都77岁了,却愿意坐八九个小时的车,跑到山西一个小村庄里当乡亲们的名誉“村官”,替农民当科技的家。

他不关心自己的腰包鼓不鼓,却记挂着乡亲们的日子是不是能富起来,他乐意饿着肚给农民上培训课。

他大概是世界上用笔写字最多的农业科学家了,都可以申请吉尼斯世界纪录了。

他一直致力于楝素生物农药、楝素生物肥料的研发和生产。苦楝树不择地之腴瘠,坚不易摧,朴不求饰。苦楝树这种品质,也正是闵九康人生风骨的生动写照。

饿肚子上课的专家和不想农民饿肚子的心

今年7月初,烈日炎炎。刚刚搭了八个小时的火车从北京赶到山西省忻州市的闵九康,顾不上休息,又搭车跑向定襄县杨芳乡智村。此时,那里到处都是一片片碧绿的玉米青纱帐。

路上,不时有人打招呼:“吆,闵教授来啦!”不但是智村,附近一带,认识他的村民有很多。

定襄县是山西省少有的资源匮乏县之一。闵九康从2005年1月18日起正式受聘为智村名誉村委主任。当时他就承诺,决不当“顾得上问一下,顾不上就不问”的闲官,每到各个农时,都会主动替农民当科技的家,并郑重表示:“事要管,但分文不赚。”

他是著名农业化学家、原中国农业科学院土壤肥料研究所常务副所长、国务院特殊津贴获得者,中国工程院院士专家团农业化学首席专家——如此顶级的专家,跑到这么偏僻的地方,以其77岁高龄当个名誉“村官”,当真是乡亲们的福气。闵九康一年总要去五六次,待上一两个礼拜,有次甚至在那里待了一个多月。

半路经过南义井村的时候,他就被种有机甜瓜的张补银给“抓”住了。

抓几把泥土看看,扒扒趴在地里的甜瓜,闵九康说:“土壤丝毫没有板结,这甜瓜施的是楝素生物复合肥吧?不过,养分有点跟不上了。我建议,你以后底肥施80%的肥料,剩下20%等到坐瓜期再施!”

这里说到的楝素生物复合肥,便是闵九康研发的。近年来,他一直致力于楝素生物农药、楝素生物肥料的研发和生产。在他位于中国农科院的办公室里,就摆着两盆楝树。他最爱跟人说起楝树的诸般好处。

楝树,又称苦楝树,那是乡间到处可见的古老树种。不择地之腴瘠,一旦立定脚跟,就蓬蓬勃勃奋发向上,它坚不易摧,朴不求饰,青翠挺拔,更难的是材质极佳,又有净化空气等诸多的“神奇本领”。

而苦楝树这种品质,也正是闵九康人生风骨的生动写照。

他是那种脚上经常沾着泥巴的科学家,哪怕是古稀之年,仍在田间地头奔波。

除了山西,河南淅川、江苏如皋、新疆呼图壁、河北大城……到处都有他提供技术服务的公司和生产基地。

山西神宇科技示范基地有限公司总经理崔兴荣,本来是一家生产化肥的国有企业的厂长,1996年,他听中科院院士李振声说,有机肥是必然趋势。他就试图将企业转型发展。

他找过很多专家,其中一位专家的技术转让费是50万元。说实话,开价并不高,但崔兴荣付不起。1998年,北京的一次肥料鉴定会上,他一眼就看上了闵九康研发的楝素生物复合肥的技术。

他说:“我想要您的技术,但我没有钱。”——听起来还真有些“赖皮”。

闵九康笑说:“你总要给我点工资吧!”

月薪一千元,崔兴荣居然就聘到了一位著名的农业化学家。事实上,2000年前后,崔兴荣开始筹办自己的企业,资金困难,就这点工资他总共才付了五六万元。但闵九康的技术却源源不断地送了过去。

有一年除夕,崔兴荣付了设备、原料费后,口袋只剩下了6元钱——刚够他和妻子搭车回家。他打电话给闵九康:“我今年连员工工资都发不出了,您的工资也只能明年补上了。”闵九康却立刻给他账号里转了3万元。

闵九康说,楝素生物复合肥对农民是件“宝”,不但能全面提供农产品所需的养分,而且对土地没有污染,不会造成土地板结,还有一定的杀虫、杀菌作用。农民越早用上,越有益,不能因为一时资金困难就停产。所以,他“救急”为的不是崔兴荣,而是农民和土地。

楝素生物复合肥零售价1500元一吨。有经销商找来,声称他可以把价格翻个倍。听完,闵九康说,不用了,卖那么高,老百姓该用不起了。他宁可搭着“11路汽车”,跟着崔兴荣到全国各地去推广。何况,他本就每年都要花大量时间到田间地头去送技术呢!

闵九康患糖尿病多年,必须非常注意饮食和休息,再加上年纪也大了,但他全国各地到处跑。行,公交车加火车,甚至是硬卧、硬座,有时候一搭就是几天几夜;吃,随便塞点馒头、喝点水;睡,晚上就在农民家里睡一觉,第二天接着到处跑……

有一次,因为火车晚点,他到达目的地时,已经是下午一点多。农民朋友依然等候在那里,一个也没离场。闵九康动情地说:“你们饿着肚子等我上课,我也饿着肚子来给你们讲课。你们学会了技术,就再也不用‘饿肚子’了!”

闵九康常说“知识送出去,钞票‘变’出来”。他不关心自己的腰包鼓不鼓,却记挂着乡亲们的日子是不是能富起来。

于是,这样一个满头银发的老科学家,走遍河南、河北、黑龙江、北京、山西、宁夏……有一年闵九康直到除夕当天才匆匆赶回家过年……

南义井村有机甜瓜种植基地的张补银,种了8亩甜瓜地,原来施化肥每亩需花300元,如今施楝素生物复合肥,每亩只要130元,还省了每亩五六十元的农药费。他的甜瓜不仅上市早,而且口感香甜,别人卖1元的瓜他能卖3元。5亩平地,他的收益从每亩1千元增到3千元,3亩大棚更是每亩年收益2万元。

同样种甜瓜的李仁义,靠着楝素生物复合肥,盖起了三层楼房。他怕附近的村民知道自己致富的秘密,居然选择夜深人静的时候开着卡车来运肥料。

在山东潍坊市听取科研成果汇报

8个单词和1200万字

在闵九康的右手中指第一个指节,有一个突出的老茧,粗糙而厚实。这就是他几十年来笔耕不辍的证据。

至今,他已翻译或编著的农业科技著作共计15本,1200万字。其中,《农业生态生物化学和环境健康展望》一书就有498万字。而且,这个数字还在不断更新中——就在十几天前,他刚刚出版了他的新作《土壤生态毒理学和生物修复工程》,下个月他又计划出版新书《植物克生素的生产和应用》。

1200万字,都是他一笔一画写出来的(他至今不习惯用电脑打字)。即便是在等待公交车、上厕所的时间,他都要掏出纸和笔写几行字。

闵九康开玩笑说,他大概是最没有“长进”的科学家了,几十年前,他到哪都拿着书看,几十年后,他到哪都在写书。不过,付出总有回报,他大概也是世界上用笔写字最多的农业科学家了——为此,他现在正准备申请吉尼斯纪录。

他的这种勤奋在上大学时就颇为突出。1956年,他离开故乡——宜兴万石老家,到浙江大学土壤与农业化学系求学深造。那个时候,整个中国政治氛围特别浓厚,他的很多同学热衷于搞运动。但他从一开学就缠着图书馆的管理员,说要进去看书。一些比较珍贵的书籍,甚至一些从国外得到的专业书籍,他都私下里学了。他还偷偷地借了很多书籍,送到周围同样爱学习的同学手中。

那时候,学俄语是“潮流”,闵九康却“鬼使神差”般地学起了英文。他每天只要有时间就背单词。他跟自己说,我每天至少要背会8个新单词。

如今,77岁的他依然保持着这个习惯,每天背8个单词。虽然记忆力已开始衰退,但他说:“我每天背8个单词,忘了3个,那我还记得5个呢!”

1960年他大学毕业。在那个年代,大学毕业后参加工作就等于捧牢了个铁饭碗,一般人会放弃继续学习的想法,但闵九康没有。他一边在浙大当助教,一边找英语书和专业书来看。

机会来了,1962年他考上了浙大农业化学研究生,得到了继续深造的机会。他的勤奋,还让他精通了法、德、俄等多国语言,获得了1979年去法国留学的机会。

闵九康身上始终保持着宜兴读书人特有的坚韧劲。走路、坐车,人到哪,书本就带到哪,看书、搞研究。连在中国农科院土壤肥料研究所当副所长,主持会议的时候,他都能掏出本书来看。别人都说,“你这个副所长不称职。”他说:“我也这么觉得,我觉得我做研究员比当副所长好!”

在中国农科院工作几十年,闵九康负责全国土壤普查和植物营养诊断,以及土壤肥力、土壤酶活性和土壤有机质的研究。他总是一有空就在实验室里待着。“我不敢说农科院里最晚熄灯的人一定是我,但最晚熄灯的人里面肯定有我。”

“不甘落后症”和“心比天高症”

十年前,子女对67岁的闵九康说:“您辛苦一辈子了,还是在家歇歇吧。”

闵九康风趣地说:“不行,我的‘病’不容许我歇下脚步。你问我什么病?不甘落后症!”

今年,子女重提此事,闵九康说:“我的‘病’已经升级为‘心比天高症’,我对科学的追求也是这样,没有止境。”

17年前,他从农科院岗位上退了下来,但他转身就在农科院自费租了办公室,继续搞研究。

作为农业化学家的闵九康,对生物肥料有着深入的研究。近年来,他除了研发楝素生物农药、楝素生物肥料,对转基因植物和食品的研发与安全问题还有着深入研究,在业界颇有影响。此外,他还在研究土壤修复、低碳农业、生物制氢等一系列技术。

闵九康总是说:“我的时间越来越紧了,但我心里头有太多太多想要拿出来服务人类的东西,只要能多折腾出哪怕那么一点,也好啊!”

“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草窝。”这是闵九康时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他放弃了近10次留在欧美工作生活的机会,还把他出国留学的两女一子,喊回了祖国。而家乡故土,更是他心中永远的眷恋。

在采访中,当他看到家乡报社相赠的《宜兴方言》一书,高兴地用宜兴话说:“虽然我十几岁就离开了宜兴,但宜兴话还流利佬,在家我都用宜兴话哄外孙睡觉的。”他居然能非常完整地念起家乡的童谣:“天上一个星,地下一个丁;丁零当啷挂油瓶,油瓶漏;种赤豆,赤豆不发芽;种芝麻,芝麻不结果;种大麦,大麦不齐头……”他连夜将这本书看完,还亲笔写下好几个书中未收录的宜兴童谣,托记者带给《宜兴方言》一书的编辑。

他怀念着家乡的一山一水、一土一木,经常做梦都回到家乡。他常说:我离开太久了,我的日子也不多了。如果能回到宜兴,我有太多的事情要做了。我想回家种树,就种楝树,不仅有益,还能励志。我们一起把宜兴这个环保之乡建设得更好……

本版撰稿:许娟 本版摄影:吴辰超

(部分图片为资料图片) 来源:宜兴日报

- END -

77
0

天南地北宜兴人:世界经济发展的“探索者”——记中共中央党校国际战略研究所经济学教授朱邦宁

他,靠着一颗执着的求学心,自学成才,成为经济学界的一颗璀璨之星。,他,始终致力于培养中国经济学人才,认为教师的人生价值,能在学生身上以乘数效应得到体现。他,研究经济学有股不竭的战斗力,提出的经济观点频频引发社会关注。他就是朱邦宁,中共中央党校国际战略研究所的经济学教授。

周培源故居 宜兴芳桥镇

周培源是我国著名的物理学家和教育家,周培源故居在宜兴芳桥镇,将他的故居整修,让后人参观,也是为了让更多的人,特别是我们宜兴人了解周培源,让下一代人更认真地学习,报答祖国。

宜兴紫砂:高建芳——江苏省陶瓷艺术大师

高建芳——江苏省陶瓷艺术大师:1956年出生于宜兴紫砂世家,自幼随母亲制作紫砂陶艺。1973年东坡中学毕业后,进入江苏省宜兴紫砂工艺厂,在顾景舟门下随束凤英、高红英老师学习制壶技艺。

宜兴紫砂:周爱华——助理工艺美术师

宜兴紫砂:助理工艺美术师 中国工艺美术学会会员 字石冰。1979年出生于陶都宜兴,自幼酷爱紫砂艺术,师从高级工艺美术师周小军学艺,悉心钻研紫砂陶刻艺术,汲取传统陶刻精华,同时虚心向名师、大师学习,观摩优秀作品,加之自己的勤奋钻研,勇于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