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南地北宜兴人:宛若兰花 蓄力绽放 ——访宜兴籍篮球运动员卞兰

2019.09.11

【引  言】

她身披5号“战衣”,作为中国国家女子篮球队主力后卫,用精准的三分球和犀利的突破攻击对手。她的飒爽英姿,令人联想到著名电影《女篮5号》。

她曾率领中国女篮多次获得亚洲女篮锦标赛冠军、亚运会女篮冠军。球场上,她作风“泼辣”,既能担当奇兵,也能掌控大局,永远斗志旺盛,拼字当头。球场外,她从来都是一副爽利的素颜打扮,宛如一枝兰花,风姿清雅。她是新时代的“女篮5号”,她来自宜兴。

今年3月17日下午,《宜兴日报》记者在西渚见到了回乡的卞兰。她坐在竹椅子上,边上的小竹篮里装了半篮子的马兰,此时的卞兰在我们眼里,更像一位充满乡土情结的女孩,让人心生温暖。

坐在场外观战,卞兰的眼神也是斗志满满。

“唯有篮球,才是一直陪伴我的伙伴”——

三年时间“三级跳”

1984年,卞兰出生于宜兴西渚镇西渚村,离横山水库仅两三公里的地方。和村上的小伙伴们一起爬水库、抠马兰,是幼时的卞兰最爱做的事情。

卞兰在离家较近的西渚小学读书。早在上世纪90年代,少年女篮是西渚小学的传统项目,球队经常在无锡市级比赛中拿到好名次。9岁那年,卞兰第一次在学校里看到了一场高年级的篮球比赛,圆圆的篮球,一下子激发了她的兴趣。从此,“玩篮球”成了她最大的爱好。到了小学四年级,卞兰的身高“特长”引起了学校体育老师孔庆成的关注,孔老师将她推荐给了来西渚小学选拔篮球苗子的无锡市体校篮球教练张银娣。

1995年,12岁的卞兰离开家乡,开始接受正规的篮球训练。“都说运动员没有童年,我也不例外。唯有篮球,才是一直陪伴我的伙伴。”卞兰说得很平淡,但一提及篮球,她的目光就变得异常坚毅。

接受了三年的专业训练,1998年,卞兰开始在篮球领域崭露头角,她加入了江苏青年女篮,球队拿到了全国青年女篮比赛的冠军。2000年她又入选了国家青年队。不到一年的时间,她又被宫鲁鸣召入国家集训队,成为当时全队年龄最小的“国手”。卞兰完成“三级跳”竟然只用了三年时间。

回想起当初的选择,卞兰还调侃了自己一番,她说自己并没有料想到能打出什么名堂,只是想着通过打篮球,为自己今后谋得一份体育老师的工作。

2007-2008赛季WCBA 联赛宜兴赛区,卞兰作为江苏德玛斯特队队员出战。

“她的意志力相当顽强,从不惧怕比赛,没人能吓倒她”——

“女篮5号”屡建奇功

也许有人会认为卞兰是依靠天赋才成就日后的辉煌,但是了解她的人会告诉你,永不懈怠的努力才是她打开成功大门的钥匙。

国家队是人才荟萃的地方,卞兰深知只有通过加倍努力,才能换取上场的机会。2003年,卞兰迎来了第一次身披“国字号”队服“露脸”的机会,对手是韩国女篮。对于11年前的那场比赛,卞兰微微地倾斜着脑袋,思索了一会儿后,立刻打开了话匣子,她说:“第一次上场还差点闹出了笑话。当时,陈楠是队里的主力,而陈楠和卞兰的发音差不多。好几次当教练喊到陈楠的名字时,我都直接冲了上去,然后才发现并不是喊的自己。”后来,教练终于让她上了场,虽然时间有限,还是拿到了5分。对于“首秀”,卞兰还是挺满意,但她知道自己的目标并不于此。

2005年,中国女篮迎来了首任外教——澳大利亚人马赫。在马赫任教的3年时间里,卞兰成为马赫手下塑造得最成功的队员。其实,马赫来到中国的第一年,卞兰和马赫的关系并不融洽。卞兰说:“在国家队集训的时候,马赫总不断对我喊‘terrible’,我感觉他是在给我挑刺,心情很不爽。”随着两人矛盾激化,卞兰一度产生了厌战情绪,就连国家队也开始讨论卞兰的去留问题。到了2007年,卞兰终于“开窍”了,她理解到马赫对自己的良苦用心,她开始主动找马赫“谈心”,马赫告诉她:“你现在已经是优秀的篮球运动员了,但你得成为伟大的篮球运动员。”从此,卞兰又开始朝着新的目标努力了。

为了能在家门口举办的北京奥运会上取得好成绩,2008年之前,包括卞兰在内的所有女篮队员都练得很苦,卞兰也在国家队有了一席之地,她和苗立杰、陈楠三个人组成了进攻端的“铁三角”。2008年8月9日,中国女篮在五棵松体育馆迎来了奥运会女篮小组赛的第一个对手西班牙队。比赛终场前3分钟,卞兰的果断突破造成对手犯规,为中国女篮打破了长达2分钟的得分荒,终场前23.6秒,又是她的罚球,为女篮锁定胜局。最终,中国队以67比64险胜,卞兰攻防两端同时发威,不仅拿到15分、12个篮板,还防死了西班牙队的头号球星巴尔蒂莫罗,为比赛取胜立下“头功”。

2004年雅典奥运会时,卞兰还只是一个坐在板凳席上的替补球员,但是四年后的北京奥运会,她却成为马赫手中对抗欧美球队最犀利的武器。那届奥运会,中国女篮获得了第四名。凭借在北京奥运会上的优异表现,卞兰还获得了WNBA(美国女子篮球职业联赛)深造的机会,但她因为身体原因放弃了。

北京奥运会后,几乎所有人都记住了这个长相清秀、球风犀利的“女篮5号”。当时的国家队主帅马赫在接受采访时曾这样评价卞兰:“她具备相当的领袖能力。她的意志力相当顽强,从不惧怕比赛,没人能吓倒她。过去我认为,她承受不了批评,会是个很情绪化的队员,可是现在她变了,变成了一名了不起的球员。我认为她具备防守智慧,还有更大的空间可以挖掘。将来绝对能成为一个领袖。”

很快,卞兰又迎来了职业生涯的另一个高峰。2009年9月24日,是卞兰一生中值得纪念的日子。在印度举行的亚洲女篮锦标赛中,卞兰场均出战22.8分钟,贡献10.1分、3.1个篮板、3.7次助攻和1.0次抢断。卞兰最终荣膺“最有价值球员”称号,同时她还帮助中国女篮第十次夺得亚锦赛冠军。与北京奥运会时相比,卞兰已经不再是一个单纯的突击手和得分手,她成为中国女篮的新核心,一个能让对手感到措手不及和难以招架的球员。

2009年,宜兴第七届运动会上,宜兴籍体坛明星聚首,卞兰笑容灿烂。

“比赛的结果大家都看到了,我的这些付出,也就值了”——

临危受命精彩复出

在2009年山东全运会上,卞兰率领江苏女篮夺得一块铜牌,随后她由于身体原因,在一片惋惜声中宣布“挂靴”。当时,卞兰心中有着太多不甘。“我正值当打之年,能力又不比别人差,我当然还想继续打下去,只是身体情况真的不允许。”卞兰叹着气说。那年卞兰才25岁。

2010年,在捷克举行的女篮世锦赛上,中国队在卞兰缺阵的情况下出征。最终,中国女篮仅位列第13名,跌至历史最低点。那一晚,捷克的卡罗维发利,夜凉如水。当时女篮队主教练孙凤武下了飞机后,连夜奔赴南京,当面找到卞兰,希望她复出征战2010年的广州亚运会。虽然卞兰已经一整年没有碰过篮球,但在国家队的召唤下,卞兰二话不说,随即答应了。

那时的卞兰,身体状况已大不如前,面对阔别一年的篮球场,尽管她内心坚定,但场上的感觉却难免生疏。留给她的调整恢复时间只有一个月,大赛迫在眉睫。回忆起那艰难的一个月,卞兰依旧一脸轻松地说:“当时我只有一个想法,就是尽快把对篮球的感觉找回来。我也管不了那么多,除了练,还是练。”2010年11月25日,广州亚运会女篮决赛中,卞兰出现在了首发阵容中。她没有令大家失望,全场咬牙揽下11分,帮助中国队以6分之势险胜强敌韩国队。

卞兰的复出,以及亚运会女篮冠军看似水到渠成,但这块金牌背后的故事,却鲜为人知。卞兰抿了抿嘴唇,深深地叹了口气说:“说真的,我那几天的身体感觉很不好。决赛那天的中午,我还在打点滴,整个人都晕乎乎的,不过比赛的结果大家都看到了,我的这些付出,也就值了。”

同样,卞兰的优异表现也得到了大洋彼岸的关注。当年,美国WNBA选秀网曾这样评价卞兰,“中国女篮的主力球员卞兰是一个有速度,并且能够在攻防两端给对手造成麻烦的后卫。卞兰有着不错的射程,还有无球跑动能力,是一个头脑清楚、身体灵活的球员。与此同时,她还有着良好的控球能力,可以在禁区内制造一些威胁。另外,她对持球人的压迫防守做得很到位,在与身高差距较大的对手争抢篮板球时,她的表现也非常不错。”

作为一名江苏队培养的球员,这些年来,卞兰共为江苏女篮征战了四届全运会,获得了两次亚军,一次季军。2011年,卞兰征得江苏省体育局领导的同意,与浙江一家全职业化的篮球俱乐部签下了两年合同。在为浙江队效力的第一个赛季,卞兰就带领球队历史上第一次杀进WCBA季后赛,并最终获得联赛亚军。季后赛首轮,浙江队以常规赛第8名身份淘汰常规赛冠军沈阳部队队,半决赛又战胜常规赛排名第4的上海女篮。

这一路走来,卞兰总能在危急时刻拯救球队,有些球迷称:“没有卞兰就没有黑八奇迹。”上个赛季,卞兰又带领球队杀进半决赛,最终惜败于玛雅摩尔领衔的山西队。

今年春天,卞兰在西渚家中翻阅《宜兴日报》。

“这里是她休养身心的家,我就想着她以后能回来多住,调理好身体”——

在老家院子里她很“乡土”

卞兰登上了职业生涯的一座座高峰,只有极少数人知道,伤病像是沉重的铁链,一路伴随她。

自2001年卞兰首次入选国家集训队以来,她的身体状况一直坐着“过山车”。卞兰说,从事篮球运动十几年来,自己身上有数不清的伤,面对这些,自己从不退却。而真正让自己放缓脚步的,是困扰她多年的肠胃病、跟腱炎,以及睡眠问题。

今年3月17日下午,《宜兴日报》记者在西渚见到了回乡的卞兰。早春的西渚分外迷人,卞兰老家屋后有个大院子,卞兰穿着一身粉色的运动服,像满野春绿中的一株桃树。她刚打完本赛季WCBA联赛,脸色颇有些疲倦,整个人消瘦了一圈,不过身上仍然散发着运动员特有的气息。

她坐在竹椅子上,边上的小竹篮里装了半篮子的马兰,此时的卞兰在我们眼里,更像一位充满乡土情结的女孩,让人心生温暖。陪在边上的母亲张顺芬告诉我们:野生马兰难得,女儿是要将亲手抠的马兰带去南京送给教练。

张顺芬同样看着很清瘦。卞兰12岁就离开宜兴了,别人看她是一路风光,可是作为母亲的张顺芬,却备受煎熬。说起备战北京奥运会女子篮球赛,张顺芬说卞兰承受的病痛和压力超乎常人想象:“女儿的跟腱炎非常严重,肘关节也有很严重的伤病。当时,我知道她对于奥运会的比赛很渴望,也希望她能为国家做些贡献,所以一直鼓励女儿坚持下去,并让她积极接受治疗。好在北京奥运会女篮比赛时,女儿虽然还没有完全治愈,但情况已经大为好转。”

卞兰坦率地跟我们说,2009年的时候宣布“挂靴”,就是因为受到肠胃病、跟腱炎等多重伤病的困扰。她说:“我现在的肠胃好了些,但肯定不能跟正常人比,每天一日三餐必须定时定点,还不能吃太刺激的东西。同时,我的体质一直不太好,得注意休息,不能太累,平时也没有什么业余活动,训练完了就在房间里休息。我的睡眠质量又很差,有时候明明很累,但就是睡不着。我一直在吃中药,有治疗肠胃病的,也有调理睡眠的。”谈到这些,卞兰一脸稀松平常,或许是多年的煎熬,让她早已习惯了。

卞兰西渚老家的院子是新辟的,很大,种着枣树、柿子树、香椿树……张顺芬说:“这里是她休养身心的家,我就想着她以后能回来多住,调理好身体。”卞兰的肠胃病又犯了,次日就要去南京接受治疗,母亲张顺芬说起这事,便又愁容满面。之后,记者又与卞兰有过邮件联系,得知她经过治疗,身体已有好转。

几经沉浮,卞兰的脸庞显得消瘦了许多,但她对篮球的热爱却从未走远。那个不服输的卞兰,一次次地与病痛抗争,又一次次地用实际行动向所有人证明:“我能行。”最近十年来,在各大赛事的领奖台上,卞兰的笑容总是宛若兰花般娇艳。对于未来,卞兰称自己不会割舍掉与篮球的关系,将来她可能走上篮球教练员的岗位,专注于培养下一代“女篮5号”。

 来源:宜兴日报

- END -

106
0

宜兴紫砂:孙建芳——工艺美术师

宜兴紫砂:工艺美术师 中国工艺美术学会会员 江苏省陶瓷艺术委员会会员 1973年出生于陶都宜兴,多年从事紫砂陶艺的设计、创作、后受教于紫砂大师程辉,技艺日趋严谨,成熟。作品以传统方货见长,对线条和块面的运用刚柔方圆,收放自如,方器造型古……

宜兴紫砂:范泉明——高级工艺美术师

宜兴紫砂:高级工艺美术师 中国工艺美术家协会会员 中国陶瓷工业协会会员 江苏省陶瓷艺术委员会会员 江苏省工艺美术学会会员 1971年出生于陶都宜兴,师承中国陶瓷艺术大师何道洪,非物质文化遗产紫砂技艺何道洪大师传承人。四川农业大学(美术院)艺……

宜兴紫砂壶:为老壶配盖

为老壶配盖

在东莞投资兴业的新加坡实业家林先生,是一位资深的收藏家。开始他以收藏红木、字画为主,从上世纪80年代,他开始钟情于紫砂壶收藏,尤其是历史上的名人老壶。2003年,他在英国某拍卖会上,用4000欧元重金拍得一柄缺盖老壶,虽非完璧,却爱不释手、视为至宝。后经广东黄先生介绍,林先生专程来到宜兴,想请高级工艺师、省工艺美术大师唐朝霞女士,为此壶配盖。

宜兴紫砂:朱永强——工艺美术师

宜兴紫砂:工艺美术师 中国工艺美术学会会员 江苏省陶瓷艺术委员会会员 陶都宜兴优秀青年陶艺家(第五届) ‍ 1976年生,籍贯江苏宜兴。1992年起先后师从宋宝娟、徐达明、季益顺先生,从事紫砂陶艺创作设计。所创作的作品注重“应物形象”、“对物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