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砂三题——守 愚、从 容、善 缘

- - 阅 644

宜兴紫砂

文章原标题:紫砂三题

守 愚

守愚,是一种境界。

一把壶的成型,需要一百多种工具、几十道工序。而成就一把历经沧桑却古朴弥新的茗壶,则更需要一种谦卑的态度,一颗守愚的心,一双灵巧的手。

比安静更安静的,是虔诚。比沉默更沉默的,是守愚。遥想当年,供春秉持一颗守愚的心,从公元十六世纪初叶的阳羡金沙寺出发,一路跋山涉水,迤逦而行,最终成为紫砂界的开山鼻祖。

至今,已无法考证供春的生卒年月和男女性别,史书只留下一些片言只语:供春,又名龚春、龚供春,明代正德年间宜兴人,原是吴姓显宦的一个家僮,也有人说是婢女。一个人的气味和禀赋,决定了其一生的气场和走向。彼时,供春伺候主人吴颐山在金沙寺里读书,见一老僧炼土制壶,成品精美,便在闲暇时光仔细研究并掌握了制陶技术。老僧制壶后洗下的陶土,在缸底渐渐沉淀,那是人生的积淀和生命的守愚所在。供春将其取来作坯,用寺旁银杏树的树瘿作壶身的表面花纹,用茶匙挖空壶身,用手指按平胎面,捏炼成型,烧成茶壶。壶面有“指螺纹隐起可按”的痕迹,古秀可爱,温雅天然,灌注了供春的一贯心性。

供春出了名,却从此浪迹天涯。

一把茗壶,含满了生命的空寂、风流和千百滋味。供春宠辱不惊,在紫砂的时空里安之若素、踽踽独行,壶不停,茶不凉,香不散,“龙蛋”“印方”“刻角印方”“六角宫灯”,款式不一,造型新颖,时负盛名。“树瘿壶”尤为世人所重,此壶乍看似老松树皮,呈栗色,凹凸不平,类松根,质朴古雅,别开生面。

世人习惯遗忘光芒背后所覆盖的阴影,而供春却惯于在守愚中滋养生命、供养人生。终于,紫砂从简单的饮水器皿破茧羽化,脱胎换骨,一跃而上,获得了艺术的生命。

从 容

淡泊与从容,当是陶刻艺术的最高境界。

一把刻刀,攒足了生命中最美好的韶华,不动声色地镌刻着心灵的版图,大自然的雄浑、荒远、温暖、冷漠,从泥与刀之间交替过去,不知所起,也不知所终。

质朴文静、素面素心的紫砂陶,因为有了陶刻而更加拙朴独特,更加高洁明秀。

在苍茫的时光之海里溯游,“刻底子”“空刻”两种陶刻法轮番上阵,交替演绎,茗壶呈现出金属一般的光芒,雨水一般的丰沛,古砚一般的从容。“刻底子”,用毛笔在坯体上书画,刻刀依循墨迹,一路镌刻,一路沉默,最后走向紫砂茗壶的心脏。“空刻”,以刀代笔,直接在坯体上镌刻,带着生命中最虔诚的叩拜,走进岁月的灵魂深处。用刀的疾徐,常常显示出浮沉、宽窄以及利钝,那是人生各个不同的侧面,是世界上最美妙的组合音乐。

明代隐士孙道明的“且吃茶,清隐”,五字陶刻充满了人生的通透与清澈。清朝陈鸿寿的“曼生十八式壶”,壶名与铭文水乳交融,浑然天成。自清以降,书画家、金石家定制茶壶亲自挥毫镌刻逐渐成为一种风尚,陶刻的部位逐渐由壶底移至肩腹和盖面,内容一改记事传统,以诗言志,以文寄情,如洗的心灵终于和无限之大的世界浑然一体。

陶刻之前,是一定要洗手净身的,就像焚香之前一样。心净身净,恬淡从容,才能做好一件事。

善 缘

冥冥之中,善缘何觅。

天地洪荒,由器物呈现,犹如一个人的音容笑貌、举手投足,最终映射出主人的灵魂。岁月叠压在泥土中,紫砂人拉坯的手指,在明暗交错中,仿佛诗词中的平平仄仄,逐渐成型的茗壶,在一个个特定的时光中,还原出泥土的光芒和大地深处的晶莹闪亮。

紫砂壶用“打坯条拍身筒成型”的方法,在世界上是独一无二的。先是根据壶器的造型定出制作标准,分别打出不同尺寸的“圆片”和“泥条”,然后将泥条以“回片”为准围成一圆筒状,收紧接口,左手入筒,右手握拍,有节奏地进行拍打,里应外合,饱满的大气徐徐溢出。逐渐打出造型的底部,上底,翻身。再打出造型的上部,上“满”封口。复以木拍将身筒上下赶和、规正,做出所需的毛体,进一步整形,使造型线条流畅、过渡自然。加上咀把,配上盖子,反复修正,精雕细琢,一把壶方才成型,期间涵盖了一百多种工具、几十道工序。每一道工序,都代表了主人当下的审美或心态,始终与灵魂息息相关,那是一种无所不在的道场。

时光悄然走着。用这种方法制作出来的茗壶,线条舒展,富有弹性,仿佛饮尽了天地间最为湿润、最具诗性的甘霖。一根泥条从拍打之时起,泥片分子之间便有了一种有序的排列,经过反复拍打,壶身表面变得愈来愈致密光洁,而内壁却显得相对疏松,里“松”外“密”,更易吸收天地之精华。壶与人不离不弃、耳鬓厮磨,浓浓的包浆常年养护着心无旁骛的紫砂人。

一壶乾坤,神化攸同。紫砂人以满腔的热忱拍打着泥条,拍打着春夏秋冬,岁月深处的清风、朗月、微云、丝雨,则给了他们无声的陪伴和无尽的滋润。

那些新出窑的茗壶,带着人与砂器之间最深的善缘,正向世界绽露一个美妙的微笑。(江南晚报 周晓东)

0

标签:

相关文章!
  • 陶艺师出访欧洲 宜兴紫砂:薛慧志陶艺师出访欧洲
    - 阅 129

    1999年夏,我参加了由轻工部中国陶瓷工业协会组织的“首届中国陶瓷艺术家代表团”,出席由国际陶艺学会主办的荷兰阿姆斯特丹“99世纪陶艺研讨会”。老家宜兴的我,此时是山东艺术学院的讲师。我创作的紫砂现代陶艺作品《神韵系列之一》入选“99国际当代陶艺作品展”,并考察欧洲各国。那是我在陶瓷之路上,一段难以忘怀的重要经历和人生体验,所见所闻无不开阔了我的视野和心智。

  • 紫砂壶的三大体系 宜兴紫砂:紫砂壶的三大体系
    - 阅 352

    在紫砂壶里,我们且可分成三类,素器裸胎紫砂、文人刻绘紫砂与宫廷紫砂三种。前者,便是我们可见的圆器、方器、筋囊器等,素面裸胎,无一处矫饰,仅凭借壶身的线条处理,造型的转折来表现气韵。

  • 宜兴紫砂 宜兴紫砂:紫砂回归本质之日,市场清明之时
    - 阅 250

    五、六十年前,宜兴窑场一片萧条。做紫砂壶的艺人加起來不足三十人,而他们的子孙当时基本都没有从事紫砂成型这个行业。
    著名紫砂艺人汪宝根曾经拒绝收徒,他对着想拜他为师的一位小青年说,我做的茶壶这么好,都快养活不了自己了,卖不出去,你学这门手艺恐怕将来赚不上钱,连媳妇都娶不到,还是另想别的行当吧……

Comments are closed.